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0

2016年伊始,两批商车费改试点共覆盖大半中国18个省市。车险如何成为调节汽车经济的重要杠杆?

▍小野妹子

从2016年1月1日起,全国18省市商业车险费率改革(下称商车费改)启动,消息人士称,今年4月份可能将在全国范围实施。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出险5次,保费翻番”这样的言论也在引起广泛争议。越改越多是什么鬼?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出险五次以上,无赔款优待系数(NCD系数)为2,只是基准保费上浮2倍,最终的保费数值还受不同车型的安全系数、风险状况以及维修价格的影响。

也就是说原来基本只和车价挂钩的定价策略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车主的个人信息及驾驶习惯,车辆的交通记录、行驶里程、绝对免赔额等也都成为影响保费高低的因子。

而且在保费之外,保监会发布的《中国保监会关于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中还将“代位求偿”、“三者险”含家人、即时生效、免责事项说明书以及优化单证体系等纳入了改革。

车主大宴宾客,险企楼要塌了?

虽说我们成天看新闻,各种车祸层出不穷。然而从2015年6月第一批6个省市试点情况来看,车均保费下降9%,77%的投保人续保保费同比下降。

保费减少,理赔更有保障,车主绝对是最大受益方。那保险公司岂不是通赔?保监会怎么会对亲儿子下如此重手?

保监会怎么可能痛下狠手?车主赚了,保险公司不一定就赔啊。

在“基准纯风险保费”引入的“车系系数”概念中,不论是品牌高零整比产生的高维修价格,还是数据库根据赔付数据计算出不同车型的出险概率,都将作为车险定价的重要考量因素。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定制化“一车一价”政策,只能让交高保费者心服口服:谁让你买零整比900%多的车?谁让你买的车零件通配率这么低,维修成本这么高?

作为养车开支,保费或许将成为消费者购车时的另一项重要衡量标准。同样价钱,买个自主品牌有可能会比进口车在未来的开支中便宜不少。

如果说车型车系只可能对一部分4S店的销售带来影响,那釜底抽薪将是全行业的丧钟。

钣喷快修或成压垮4S店的最后一根稻草

商车费改理论上另一个受益者,显而易见是便宜的维修店。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因为影响NCD系数的唯一指标就是出险次数,这样一来,必然有更多车主在发生小刮小蹭之后选择私了,然后自费修车。

商车费改研究员庞博分析指出,第一批费改实施后的几个月内,当期报案件数同比下降了将近30%,小额报案件数明显减少。

要花自己的钱修车,消费者必然对价格和品质更加敏感。而钣喷快修中心由于其专业性,可以在提供高品质维修的同时,做到等同于街边夫妻店的价格。那消费者自然不会选择出险,也不会选择指定的4S店。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另外,上文还提到车均保费的下降情况,这样保险公司就必须考虑进一步控制理赔成本的问题,开辟更容易控制的服务网络。显然4S店的可管控程度,远低于细分领域的专业维修机构,也将从合作层面导致4S店维修单量的减少。

再加上保险公司对高风险用户惩罚性的保费上浮,会让消费者养成更好的驾驶习惯,将从根本上降低出险的频率。

绝对数量减少、用户私了自修、合作伙伴变心,终将使得包括4S店在内的综合修理厂业务会大幅减少。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尤其是4S店,本来卖车就没以前赚钱,指望高零整比“以修养店”不仅面临配件降价的情况,还将在负担同等场地和人力成本的同时面临无车可修的问题,实际就是在亏损。如果不能控制成本终将逐渐退出事故车维修,甚至被淘汰。

同样面临危机的还有车险行业中的中小型企业。

存亡时刻,中小险企如何转危为安

在《意见》中特别提到了“逐步扩大财产保险公司费率厘定自主权”,“附加费用率”与“费率调整系数”中的自主核保系数和自主渠道系数将由各保险公司自行测算确定。一个高度市场化的商业车险费率形成机制正在逐步确立。

中小保险企业,本来在附加费用率的竞争上就没有太多优势,保费减少加上开放自主定价,更容易输得底裤都不剩。再不搞精细化经营“基本就告别自行车了”。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要竞争,不烧钱,就得差异化、定制化,通过多样化产品,加速市场竞争。欧美市场已经比较成熟的UBI(Usage Based Insurance)模式,或将顺应费率改革方案,提前迎来爆发。因为之前擎肘UBI的最大因素便是市场没有定价权。

借助UBI,保险公司可以对出险次数之外更多的维度对保费进行定价,可以从过去的出险历史和当下驾驶习惯两大方面,对未来的驾驶风险做更精确管控。

兴业证券分析师李明杰和许炎发文称“到2020年,整个车险市场规模约为12000亿。费率市场化伴随车联网50%的渗透预期,UBI的渗透率在2020年可达到20%-25%,面临着3000亿市场空间。”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易观智库则给出6%渗透率,800亿市场空间。

商车费改或于2016年4月全面实施,车主笑了,4S店哭了

毕竟是在美国得到认可的商业模式,并帮助Progressive公司扭亏为盈。虽然出入较大(前者预期实在太好,有点高得离谱),但不可否认无论公司内部成立UBI部门还是创业公司独立开发,大家都纷纷瞄准这块蛋糕。

提到UBI,一位车险经纪人朋友认为这将成为车联网商业模式的重中之重,也是未来商业车险的发展道路,基于这一模型甚至可能出现按天、按小时计费的车险产品。

据芮锶钶创始人李献坤介绍,不止是他们迎来了春天,OBD等车载智能硬件也会随着UBI的发展普及逐渐活过来,在用户和保险公司两个方向都实现规模扩张。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说:“车险问题既是一个保险问题,更是一个民生问题、公共热点问题。”商车费改究竟是谁的风口,还得看具体的执行和监管,小野这个纯外行搁这嘚吧嘚一点用都不管。我们眼看着起朱楼,抑或楼塌了,就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