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1

回溯过往,我们不把汽车这件事视为“消费品”,我们不会把这玩意和电饭锅、吹风机、熨斗拿到一起讨论。现在来看,某种程度上是一个界别了。就本地计算能力的角度,和连入网络的角度。汽车和消费电子就这么殊途同归了。

▍赵奕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这些天,汽车圈和科技圈的媒体正在“怒刷”朋友圈,包括我本人,存在感从来没有这么强。一股“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的“霸气”侧漏。

请原谅很多“汽车人”,我们都是第一次涉足消费电子展,刷刷更健康吧!

上次来美国,我也是参观展览,6年前,北美发射学年会(RSNA)。当时,我还是一个既负责汽车又负责医药的记者。

这两个分裂得比较远的行业,经常让人感觉脑筋不够用。需要时常去总结他们的相似之处。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这两个行业,我总结为半管制行业,例如,能源、高铁、通讯,在国内是管制行业,不是国家队不让干;而消费电子、餐饮、娱乐是非管制行业,万类霜天竞自由。

汽车行业,有各种准入,生产要资质,产品上市要准生证等等;医疗方面也类似,包括FDA和SFDA,也有类似工信部的准入审批,让行业参与者“颤颤巍巍”。

比如,爱造梦者、爱糟钱者如乐视,也没法子直截了当造车,还要拿出法拉第之类的公司,取道海外圆一个造车梦。

从业务来看,层层的供应商和经销商制度,让汽车行业和医药行业既有2B又有2C,是一个既有专业用户又有普通消费者的行业。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空荡荡的赌场中,稍事休息的赌客

当再次来到美国,从参观一个展览开始,感觉非常亲切。

CES展从1967年开始,先和大家聊聊背景。这个展最早在纽约办了4届,后面到芝加哥办了7届,1978年挪到拉斯维加斯,因为芝加哥冷,拉斯维加斯暖和吗。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 1967年在美国纽约举行的首届CES展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 1978年的拉斯维加斯CES展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 拉斯维加斯的冬天,阳光仍旧充满暖意

当时夏季CES还继续在芝加哥办,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停办。

1967年,是特别的一年,是天朝进入文革后的第一年。全球范围是战争年,这一年切格瓦拉牺牲了;越战正打得如火如荼;以色列正在把埃及打得满地找牙。

科技方面,也许值得纪念的事情更多,因为美国经济能量无以复加地释放,阿波罗11号在为飞行做准备;彩色电视系统开始在欧洲使用;索尼发明了晶体管小型录像机。

这一年,通用汽车造出了第1亿台车,当时通用汽车肯定不愿意把自己和消费电子产品混迹在一起。这是交通工具,怎么可能是消费电子呢?全世界的消费电子加在一起,有没有GM Motor大还是个问题。

等到1978年CES展挪到拉斯维加斯的时候,以色列和埃及已经和好;美国人的越战结束了;中国人的越战准备开始打。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 中国客源已经是拉斯维加斯各大赌场争取的对象,图为威尼斯人酒店为农历新年树立的猴年景观

不过,科技界依旧狂飙突进,数码相机已经被柯达发明;随身听在Sony的实验室里面正筹备着发布;第二代苹果个人电脑已经上市。

对于汽车界来说,1978年也是个有趣的年份,中国人向全世界汽车企业发出邀请函,对象包括大众、通用、雪铁龙、丰田、日产、奔驰,说你们来我们这里搞汽车吧。

而1978年,也就是拉斯维加斯第一年举办CES展的时候,通用汽车当时年销量达到了955万辆,成为一个前无古人,后来很长时间没有来者的记录。

这个记录35年后,也就是直到2013年才被丰田打破,通用自己是再没摸到这个高度。

所以,当汽车人们千里迢迢地来到拉斯维加斯相会,它本身的寓意不仅仅是汽车产业和消费电子产业的融合。

更重要的是回溯过往,我们不把汽车这件事视为“消费品”,我们不会把这玩意和电饭锅、吹风机、熨斗拿到一起讨论,它们不在一个界别。但是现在来看,某种程度上是一个界别了。

这个事情可以从两层来理解,就本地计算能力的角度,和连入网络的角度。汽车和消费电子就这么殊途同归了。

这一点上,在1月6日晚上,AutoLab为前方观察团的成员做接风晚宴,可以作为作证。当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找到一个非常正宗的中餐厅,大快朵颐后。大家油嘴一抹,合影留念。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 在拉斯维加斯前方,参观CES展的AutoLab观察团

这个照片里,你可以看到来自谷歌的同学,来自中兴的同学,前东家是元征的同学,前东家是某主机厂的同学(所有说前东家的,都自己创业了)。真是“鱼龙混杂”。

每年CES都有一个主打的点,比如前年是4K显示,去年是无人机,今年是VR(虚拟现实)。

对于汽车厂家来说,今年主题依然是智能驾驶。所有厂商都拿出了关于这个主题的,或理想、或现实的产品。

事实上,在去年奥迪和德尔福就都拿出了实验性的产品,无论是零部件商还是整车厂商,都把占到这一领域的先机,作为技术上引领行业的重要标准。

正如CES展期间,我采访王小川时他谈到的那样(点击观看AutoLabCES独家专访王小川),汽车的智能化或者无人驾驶还比较遥远,但是汽车与其他物品的链接,已经变成现实。

这天饭后,我们的观察团成员Samuel带着我,沿着拉斯维加斯最重要的大街开车兜兜风。

很不巧的是,时差还没倒过来,我睡着了。等到醒来已经错过了海盗船,错过了埃菲尔铁塔,错过了金银岛,我问Samuel下面还有什么可看的吗?

“就剩狮身人面像”了,说完,他指了一下窗外,一片暗淡暮色中,斯芬克斯就静静趴在那里。

拉斯维加斯的夜景对于我来说已经很震撼,但对于Samuel来说不是。作为一个10年连续参与CES展的同学,深刻体会到了赌城的潦倒。

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IT与汽车恋上这座城|2016CES

▲ 狮子,米高梅(美国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之一) 的象征

狮身人面没有追光灯打亮,海盗船再无真人表演,金银岛的火山不再定期喷发,仅有埃菲尔铁塔的灯光还一直闪烁。

拉斯维加斯没有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缓过劲来,大量的赌台空空荡荡。包括米高梅在内的大型赌场,已经破产保护。

赌博业正在逃离拉斯维加斯,我大澳门因为开放赌权,仅仅用了4年时间,就对拉斯维加斯实现反超,72亿美元的博彩收入秒了拉斯维加斯的66亿美元。

烂片大王尼古拉斯凯奇,原先并不是这么烂,他拿小金人的电影叫《逃离拉斯维加斯》,演了一位穷困潦倒的剧作家,在拉斯维加斯喝死的经历。

凯奇在演完这部电影、拿到奥斯卡后就变了,紧接着就接拍《石破天惊》这样的商业大片,此后几乎再没问津过小制作。

所以,他也是某种逃离,和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一样,说回CES展。Samuel建议我,明年来拉斯维加斯看看SEMA展,这是每年11月的美国改装车展。

“CES展还是给专业人士看得多,消费者玩得少,看看SEMA展你就知道,美国人在玩什么,他们怎么看待汽车。没有你看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所以,赌博业逃离拉斯维加斯并不可怕,会展业、IT业、包括现在的汽车业,已经恋上这座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