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0

当ADAS开始从高端车型渐渐向中低端车型过渡时,市场就被催生了。有市场就有机会,大家都开始做ADAS。这其中,有个人说:我要做ADAS的第二,我要挑战师叔(指Mobileye联合创始人Amon Shashua)。

▍斑大人

最近,在汽车界,似乎有一股ADAS创业风潮。

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随着自动驾驶和智能驾驶的趋势越来越明晰,它渐渐从高端车型才有的配置,变成了标配。

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在ADAS领域,第一的位置毋庸置疑地属于Mobileye。

这是一家以色列公司,由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的Amon Shashua教授和Ziv Aviram在1999年共同创立,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成为了世界ADAS领域中的龙头老大。

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这17年的时间,刚开始的8年,Mobileye都把心思完全花在了技术研究方面,没有任何盈利。直到2014年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进行IPO之前,Mobileye一共经历了10轮融资,最终创下了以色列企业在美IPO的最高记录。如今,它为特斯拉、宝马、奥迪、日产等多家车企提供自动驾驶技术支持。

当ADAS开始从高端车型渐渐向中低端车型过渡时,市场就被催生了。有市场就有机会,于是,大家都开始想着,要做ADAS。

到底是不是大牛?

这其中,有个人说了一句话,他说:我要做ADAS的第二,我要挑战师叔(指Mobileye联合创始人Amon Shashua)。于是,我们找过去,跟他聊了聊。

这个人叫周圣砚,Maxi eye创始人。从公司命名上,也可以看得出来,Mobileye对于周圣砚来说,似乎是一个标杆。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在美国的导师,与Amon Shashua是一个实验室出来的,曾经一起参与一些项目。

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在北理工读研的时候我就开始酝酿创业了。”周圣砚说。那时候,他的方向就是智能驾驶。

之后,周圣砚被国家公派去美国留学,跟着导师选择了无人驾驶的方向,那个时候,无人驾驶的概念还没有流行开来。

博士毕业后,周圣砚觉得,除了学术阶段的理论研究之外,如何把产品真正做出来,自己还需要补充这方面的内容,一补充就是4年的时间。

做ADAS,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

然后,时间到了2015年10月,周圣砚拿到了一个令人艳羡的offer,年薪200万的工程师(哪家公司的?周不肯说)。正是这个offer,让周圣砚开始重新考虑问题。

他觉得,面对如此大的诱惑,肯定是要从原来的公司出来,要么拿这个offer,要么就自己创业。“其实从这个offer,也能看出我到底是不是大牛。”

在跟家人商量之后,他选择了后者。

然后,在2015年的11月6日,他就完成了公司的注册,开始做起了Maxi eye。

周圣砚对ADAS这个行业的预测是,前装的起量会比后装的早,所以他选择了先做前装,用软件授权的轻模式,来做前端的生产。

Maxi eye的定位也比较明确:做一个模式较轻的软件方案公司,暂时不会涉及到生产、制造等环节。“后端市场也想做,但现在还不到时候。”

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周圣砚觉得,现在在后端市场做ADAS的人,都把ADAS太当回事了,很多消费者,根本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没有那么多资金来开辟后装的渠道,因此就从有技术优势的前装做起。

如何与ADAS的大玩家过招?

但在前装市场的ADAS,玩家不多,但各个都是高手,如Mobileye、德尔福、博世等,那么面对这些大玩家,应该怎么跟他们玩?

这个领域的大玩家就好比一头大象,虽然量级足够大但灵活程度并不高,也会有水土不服的现象出现。

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周圣砚抓住了产品的差异化和定制化。Mobileye虽然做得大,但定制化程度并不高,宝马车上的ADAS与奔驰车上的ADAS可能就没什么差异,而周圣砚则想做出差异化的东西。

“比如偏越野的SUV和偏舒适的轿车,风格不同,就可以所采用不同的一些控制策略,进行差异化定制,与车型很好地进行匹配。”目前,Maxi eye的防碰撞系统的响应速度为33毫秒,识别率在95%,误报率百公里小于一次。

除了防碰撞预警之外,也有客户看中了他们正在做的矩阵大灯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周圣砚提到了投影大灯的概念。投影大灯,是在目前ADAS能够识别交通标志的基础上,以投影的方式,增强现实,将标志牌区域照亮,而不会对其他司机造成影响。

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客户不知道产品的存在。”

此外,大玩家还经常捆绑销售:如果要用我的ADAS系统,就必须一起使用我的方向盘助力系统,否则两者之间就无法进行通讯。

周圣砚觉得,这件事其实没那么复杂,他想让这件事变得更开放和合作,让几家所做出来的东西更加兼容。“这种类似于捆绑和垄断的销售策略,其实不是良性的。”周圣砚对AutoLab汽车实验室说。

创业没有想象得那样可怕

两个多月的时间下来,周圣砚反而觉得,创业这件事情,没有他开始之前想象得那样可怕,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九死一生。

和Amon Shashua同出师门,想做Mobileye第二

他认为自己和团队都准备好了,目标也很明确,为了做产品而创业。对于融资,周圣砚采取的态度是:不主动也不拒绝。他并不想像赶场子一样,花很多时间,就是去追求一轮又一轮的融资。

周圣砚的团队目前油7个人组成,其中2个算法工程师,2个软件工程师,1个硬件工程师,1个结构工程师,加上他自己,组成了一个纯技术人员的团队。

这个团队中,有周圣砚以前的同事,也有以前的师弟、师妹。跟着周之后,薪资起码比以前少了50%以上。公司的大部分支出用在人员投入和运营方面,一个月在20万元左右。公司的运转资金,部分来自于周圣砚自己的钱,另一部分,则是客户支付的项目经费。

目前,周圣砚谈了两个客户,第三个正在进行中。“都是上市公司,有一个是主机厂,两个是一级供应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