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失控门”司法鉴定疑似存在漏洞,现在指责涉事车主撒谎或为时太早!

0

 

5月26日,“失控奔驰车”事件有了最新进展:经检测机构认定,事发车辆不存在失控情况。

如此一纸鉴定将涉事奔驰车主推到了风口浪尖。

对此,网友表示:岂不是证明了车主在说谎?而一些所谓的“专家”则表示,奔驰可将涉事车主告到倾家荡产……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所有的舆论都在一边倒地质疑涉事车主薛某说谎的时候,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给这些断章取义的媒体舆论歪风泼盆冷水。

这份司法鉴定有个大BUG!

这份标注“【2018】车鉴字第0067号”的鉴定报告全名为《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一共有17页。

其中第15页末尾至16页开头,有这么一段话——“经检验,使用专用设备读取被鉴车辆存储的数据存储器记录数据,发现一条关于‘定速巡航控制关闭’的记录数据,该数据显示:被鉴车辆在出厂后的使用过程中仅出现过一次‘定速巡航控制关闭’……出现上述记录的车辆总行驶里程为3008km。而鉴定开始时,被鉴车辆总行驶里程为3551km。根据媒体报道,被鉴车辆与2018年3月14日在连霍高速三门峡东站至豫陕收费站相关路段所述‘失控’行驶结束后,又继续行驶大约800余公里,抵达四川省成都市,后经运输车辆托运(编者注:此处应为“拖运”,一个权威司法报告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错别字!)至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车时尚赛车公园内。以上信息说明出现上述‘定速巡航关闭’记录数据的3008km时,被鉴车辆已结束连霍高速上所述‘失控’的相关路段行驶”。

这段鉴定结论是奔驰车主薛某被质疑“撒谎”的主要依据——因为涉事车主薛某表示,在赶赴成都的过程中,再也不敢激活定速巡航。

此外根据上海东方卫视“新闻综合”频道曾经报道,由于薛某在“失控门”事件之后,并未第一时间封存车辆,而是继续驱车800公里,导致行车记录仪的视频数据被覆写。所以,薛某也未能向媒体和公众提供有效的行车监控视频数据,以验证自己在发现定速巡航失控之后,曾经有过解开安全带和打开车门,并导致车速下降的行为。

与之相对应的是,这份司法鉴定报告认为,在车速超过2km/h的前提下,打开车门并不能导致车辆降速。

所以,薛某几乎被坐实了“说谎”的实锤。

然而,这份鉴定报告中被媒体引用并质疑薛某说谎的最主要依据,其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仅出现过一次“定速巡航控制关闭”?那么有开才有关,这是一个因果关系——请问这次定速巡航又是什么时候开启的呢?鉴定报告中只字未提。

难不成所谓的“专用设备”只能检测出定速巡航什么时候关闭,而不能检测出定速巡航什么时候开启?这种理由成立吗?

车主薛某在“失控门”结束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将涉事车辆交给交管部门,而是直接开车去了成都,不管薛某是真蠢,还是心太大,至少涉事奔驰车在交警眼皮底下停下来过。既然车子停下来了,那么就不涉及定速巡航系统的工况。如果薛某在交警眼皮底下点火、挂挡、起步,再到赶赴成都的过程中,都没有开启过定速巡航,那么敢问在3008km总行驶里程被关闭的定速巡航,又是谁开启的?

我们甚至是不是可以怀疑涉事车辆从出厂开始,定速巡航就一直没关闭过——这是不是反而验证了奔驰车定速巡航系统“疑似”有问题?

一句话,这个鉴定报告太水。整篇鉴定报告,都是围绕涉事奔驰车现有的正常工况进行测试,有个毛用!

既然连跑到3008km的时候定速巡航关闭过一次都能测出来,那么在奔驰车主薛某报警车辆失控期间,涉事奔驰车的工况数据为何不公布?当时车速是多少?车主有没有尝试挂空挡?有没有尝试长按点火按钮?……难不成数据存储器只录入定速巡航系统的数据——而且是只记录定速巡航系统关闭的信号数据?

根据这份鉴定报告,我在这里还可以大胆猜测一种可能,那就是薛某将车辆从发现问题不对报警,再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车停在交警眼皮底下的时候,定速巡航系统的工况信号一直都存在,而薛某却误以为定速巡航已经正常关闭了——从技术角度来看,这种猜测并非不可能;然后在薛某赶赴成都行驶至3008公里里程的时候,定速巡航的工况信号莫名其妙消失了……

对于韩寒的质疑,我有我的观点……

对于这次奔驰定速巡航“失控门”事件,就连专业赛车手韩寒也跳出来质疑车主“夸大演绎”。韩寒的质疑共有5点,其中有4点我不敢苟同。说实话,在写文章的人当中,韩寒可能是车技最好的;在赛车手当中,韩寒也可能是文笔最好的。毫无疑问,韩寒的观点具备相当的专业性和代表性,至于那些狗屁不懂就人云亦云的媒体,我连怼的兴趣都没有。

第一点,韩寒表示,现代车辆纵然大多是电子油门电子刹车,但在刹车方面,电子信号只负责助力泵,脚依然能推动液压咬合刹车盘,无非就是没有了助力。

没有刹车助力的车辆大部分男性都可以踩动,甚至有些老派职业车手就是不喜欢刹车助力。这是车辆设计的一个逻辑,刹车物理优先,并非奔驰独有,大家都这样。如果刹车完全失灵,那只能说明刹车系统在物理上也坏了,最常见比如刹车油管破裂,这种通常不可逆,不大可能最终车又好了,并可以继续使用。

我的反对意见如下:超过1.5吨的车重以120km/h行驶,而且发动机在不停地输出动力——在这种情况下,敢问韩寒自认为单凭一只黄金右脚就能将车刹停?敢问韩寒作为老派职业车手,踩刹车的时候会一直顶着油门而不踩离合吗?

第二点,韩寒表示,目测感觉涉事车辆出高速收费口的速度并不像120km/h,更像是在80km/h左右……

我并不怀疑韩寒对车速的职业敏感性,但是车速不是靠眼睛看出来的。监控视频的帧数有多少,会不会影响对车速的判断,韩寒敢打保票?再说了,在之前的交管部门官方说辞,以及后面的鉴定报告中,并没有对涉事奔驰车通过收费站的车速提出质疑。

第三点,韩寒对车辆在120km/h定速巡航卡死,换挡刹车油门全没用,唯独方向盘带着助力可以自由使用表示质疑。

如此看来,韩寒孤陋寡闻了。2012年的时候,丰田杰路驰同样出现过定速巡航失控的事件,同样是换挡刹车油门全没用,但方向盘依然带有助力,并可自由使用。对了,当年那件事迄今都没有见过事故鉴定报告,最后不了了之……

第四点,韩寒质疑涉事车主心太大,表示死里逃生的薛某在停车之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协助警方封存涉事车辆,而是继续开到成都。换他的话他是不敢的。言下之意,韩寒是质疑薛某这样的行为有违常理。

我也觉得薛某的心很大,但是心大无罪。从无罪推论的角度出发,车主此举不能成为其撒谎的证据。

还有就是最后一点,对于这一点我是表示赞同的——韩寒表示在哪怕是在晚上,在高速公路上一小时内都没有遇上几车并行需要很大的运气。以120km/h车速在高速上跑几分钟十几公里不难,但以120km/h车速连续跑1个小时上百公里,就很难了!

既然如此,有个问题就冒泡了:一个普通车主为了说谎,以120km/h车速通过高速公路收费站,这需要怎样的勇气?薛某撒这种“玩命谎”的动机何在,有媒体站出来解释一下如何?

总结

问题还很多,一切尚无定论。而某些媒体似乎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有意识引导,开始一边倒地对涉事车主薛某施加舆论压力,甚至连“倾家荡产”这种字眼都用出来了。给奔驰一百个胆子,拿着这纸自带BUG属性的司法鉴定报告去起诉薛某试试看?都是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