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入奥难其实缺的只是理论支持而已,碰巧这里就有一篇完整版!

0

 

 

十几年前,波哥还是一个游戏媒体编辑。如今在波哥不做大哥好多年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情,什么小岛秀夫被KONAMI开除,任天堂在发布红白机之后30年又当回老大……这些都不叫事,最受人瞩目的当属中国电竞队在雅加达亚运会上的夺冠以及电竞项目确定成为4年之后杭州亚运会的正式竞技项目……于是,电竞入奥的呼声甚嚣尘上。

但是,这似乎只是玩家的一厢情愿。多方出来表示,电竞入奥没有时间表。之前据外媒报道,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现在还无法确定电竞能否以及何时会被奥运会接纳,因为游戏作为“杀人游戏”,其“暴力”的表现形式,与奥林匹克价值观是矛盾。

其实巴赫先生似乎忘记了奥运会的诸多竞技项目最初是怎么发展来的,击剑、拳击、摔跤、射击、射箭、标枪……这些运动本来的原始面目其实也是“杀人游戏”——尤其是击剑,两人持兵刃对垒,一剑封喉的意味尤为深重,而巴赫先生自己就曾经是一名“剑客”。马拉松,撑杆跳高(攻城时士兵为了迅速跨过护城河)都和古代战争有紧密联系……还有被列为正式体育项目的国际象棋、围棋,其本质就是模拟攻城略地的回合制策略游戏,只不过没有硝烟味而已……

所以,“杀人游戏”和“暴力”的标签,不应成为电竞入奥的门槛。其实在我看来,倒不是国际奥委会在用有色眼镜看电竞,电竞之所以入奥难,其实是有更深层次的难言之隐。

总结了一下,除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表态,阻挠电竞入奥的,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游戏寿命问题

据说,一款游戏火不过4年,能挺过两届奥运会的几乎没有,如果电竞入奥,那么选哪个游戏合适?选一款4年前流行的游戏作为竞技平台,玩家们会不会吐槽?如果每届奥运会的竞技游戏都会产生变动,奥委会又该如何去配合?

电竞选手竞技寿命问题

有砖家表示,奥运比赛中的运动员都是长时间训练出来的,就中国来说,从小培养的运动员需要先进入市队、再是省队,最后才有机会进入国家队,这个过程短则3-5年,长则8-10年……但是电子竞技选手却受限于游戏寿命的原因,不能使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培训,电子竞技项目想要进入体校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当你好不容易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游戏都过气了怎么办?

电竞选手极度依赖反应速度,职业寿命比体育选手更短。有媒体以“人皇”(SKY)李晓峰举例,称其作为最老资格的电竞选手,退役之时也不到30岁,电竞选手的平均职业寿命只有5年左右,大多数选手一辈子只够上一次奥运会。

竞技游戏的挑选问题

游戏只要能入奥,就相当于给游戏厂商做了个大广告,这是一块肥肉。每一届奥运会如何确定竞技游戏?是哪个游戏厂商给的钱多就选谁的游戏,还是依据全球玩家人数排行来选择游戏?如此一来,奥运竞技游戏会不会被“暴雪”或“拳头”等少数厂商垄断把持?

此外,不管是魔兽争霸、LOL还是英雄联盟,都属于即时战略(RTS)或动作角色扮演(A-RPG)类的游戏。但是在游戏界中,还有第一人称射击(FPS)、竞速(RAC)、体育竞技(Sport)以及格斗(FTS)等类型游戏,而且这些游戏同样有极强的竞技属性。如果电竞入奥,那么该用怎样的办法来实现游戏代表的多元化和普及化?

规则制定问题

游戏本身并不是单纯为比赛而设计,还需要考虑普通玩家的体验以及游戏营收,这需要不停通过更新补丁来完善游戏内容,而这些都由游戏厂商来控制。换句话说,厂家才是比赛的唯一裁判方。当电竞入奥之后,游戏厂商就等于成为了电竞项目最大的“裁判”,如果在程序中加入了能左右比赛名次的补丁,谁来保证公平公正?

在这一项目中,奥委会裁判以及规则监督地位会被严重削弱——担心自己对竞技项目缺乏主控权,这或许才是国际奥委会反对电竞入奥的根本原因所在。

好了,问题就总结到这里。其实如果能有一套理论依据来解释上面的问题,那么或许电竞入奥的阻力就会小很多。OK,骚年,波哥看你骨骼清奇,是个不世出的电竞奇才,今天就把这套理论依据传授给你,推动电竞入奥的大业就靠你们了……届时,如果还有反对意见,那么就是眼镜带不带颜色的问题了……

这套理论基础其实很简单,反驳上面的这些个问题,并给出解决方法即可。

如何解决游戏的寿命问题

波哥从业的时候,还是《实况足球98》和《GT赛车2》的年代。20年过去了,《实况足球》出到2018了,《GT赛车》也出到第7代了,而LOL的第一台服务器从2009年开启以来一直延续至今快10年了。

所以说,对于游戏寿命的审视不要只看某一款具体的游戏版本,而要看整个游戏的系列。此外,如果电竞入奥,谁说今年奥运会选择了A游戏,4年后就不能选择B游戏?不要这么狭隘嘛,奥运会足球比赛的用球每届都换呢!游戏说白了,其本质和跑鞋、足球都一样,不过是工具而已。

短跑比的是速度,射箭比的是精确,那么电竞比什么?比谁才是“王者荣耀”的老大?不是,反应速度,操作精准性,团队协作能力,对程序规则的熟悉,才是竞技考察的重点——以上四项,就算套在足球项目上也同样适用。

所以,游戏寿命不应该成为阻挠电竞入奥的门槛,今年奥运会用LOL,4年之后换成《王者荣耀》,有何不可?

电竞选手的竞技寿命其实要比传统运动员更长

最无法苟同的,就是关于电竞选手竞技寿命以及和体校培训体制不兼容的问题。提出这个质疑的人,我敢说,什么狗屁都不懂!就以“人皇”(SKY)李晓峰来说,他2001年进入职业电竞比赛,2015年退役,中间有14年的竞技寿命——如果电竞2001就入奥,算下来李晓峰可以经历2004年雅典、2008年北京以及2012年伦敦奥运会,如果有系统的训练以及支持,李晓峰的竞技寿命只会更长。

反过来看,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能参加三届奥运会的有多少?以大家都知道的刘璇为例,1987年进入湖南女子体操队,2001年退役,在系统的训练以及支持下,其竞技寿命也只有14年——而且这还是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中竞技寿命比较长的典型。

所以,质疑电竞选手竞技寿命的,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再说了,体操运动员从跳马改练自由操并不是没有先例,同理,对于电竞选手而言,从LOL转战《王者荣耀》,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电竞和体校培训体制不兼容的说法,更是某些人的胡言乱语!博尔特厉不厉害?请问他进过体校吗?俱乐部培养的选手难道就没有资格参加奥运会?现在中国男足国奥队当中还有谁是常年在体校打盒饭的?体校这种东西,原本就是举国体制体育模式下的特殊产物,现在都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了,亲!所以说,如果以“电竞和体校培训体制不兼容”作为反对电竞入奥理由,怕是国际奥委会也不会认同。

发达国家很多奥运金牌得主都是出自俱乐部,而在电竞领域中,同样是以俱乐部为本。未来电竞项目中如果有60岁的老爷爷和年轻人同场竞技,并通过俱乐部在大众中完成奥运选手的选拔,这才是奥运精神的最完美体现。

竞技游戏的挑选问题怎么破?

我个人认为不应该只看游戏商的赞助来确定奥运入围游戏,否则奥运精神就会被商业带歪。实际上,我觉得目前电竞领域实在是过于单一化,既然如此,为何不以田径比赛中“十项全能”的精神来确定进入奥运会的游戏项目?除了LOL以及《王者荣耀》这类动作RPG竞技游戏之外,诸如被俗称为“吃鸡”的《绝地求生》、还有《实况足球》、《NBA》、《GT赛车》甚至是《拳皇》,都可以成为“十项全能”中的组成部分。

电竞不再分单项,而已多个游戏的竞技总分决出最终的胜负。正如前面所说,电竞考察的应该是选手的反应速度,操作精准性,团队协作能力以及对程序规则的熟悉,而不是选手在某一项游戏中的江湖地位。就好比百米短跑,是对选手反应速度、起跑、途中跑以及冲刺的综合考察,不可能单设“起跑金牌”、“途中跑金牌”以及“冲刺金牌”。

电竞若要入奥,必定要具备“综合性考察”的竞技色彩。只会玩LOL不会《玩实况足球》?不好意思,你只是LOL的顶尖普通玩家,而不是奥运选手,奥运选手应该具备“十项全能”的色彩。至于单项游戏的竞技,可以交给电竞行业协会甚至是厂商来组织。

至于如何挑选竞技游戏,那么就简单了——奥运会开幕两年前确定游戏以及固定版本,以厂家销量或在线玩家数量等相关维度确定挑哪款游戏入围,相同类型的游戏普及程度不相上下的话就抽签决定,例如KOMAMI的《实况足球》和EA的《FIFA》二选一,下一届奥运会再进行轮换。厂家提供相应的补丁或程序支持,一旦确认版本和程序就不能更改。如此一来,国际奥委会就能做到以我为主,避免厂家成为电竞的主宰。

而两年的时间,也足够每个国家的玩家热闹一阵子以决出最终的国家奥运代表队。如此一来,体制体育模式将会受到全民体育模式巨大挑战,不过我认为这是进步。

电竞规则掌握在游戏商手中?没那回事!

有些人担忧一旦电竞入奥之后,竞技规则即游戏程序规则,则掌握在游戏商手中,国际奥委会没有话语权。其实这种担心大可不必。

如果把游戏视为足球,那么足球的旋转,还有各种物理效应,与其说是老天爷设定好的,不如说是我们人类自己设定的——现在的足球有各种黑科技傍身,职业球员随便一脚就能踢出贝氏弧线,和以前的足球相比,现代足球的“物理程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那么,这种改变是不是就意味着足球的竞技规则被阿迪达斯或耐克把持?

显然不是。游戏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几个人上场,比赛分几局,怎样才算赢,鼠标/键盘/手柄等外设是自带还是官方统一提供,如何才算犯规……这些规则还是由奥委会来决定。游戏说到底,只是电竞的工具而已,只不过这个工具相对于之前的足球篮球乒乓球来说,有点复杂罢了。

厂家可能会为游戏程序打补丁,但一旦确立游戏版本之后,对每一个电竞选手依旧是公平的——还记得当年国际乒联为了削弱中国乒乓球的垄断地位,将38毫米小球改为40毫米大球的举措吗?这其实就是典型的为了削弱一方照顾另一方故意改了“游戏程序”。

至于这种建立在游戏程序之上的竞技公平性,其实是没有问题的。在我看来,电竞反而是最干净的竞技项目,没有之一。足球有黑哨,跳水有偏哨,拳击点数都会出现误统计……那你什么时候听说过电竞项目曝出过“黑哨”的负面问题?

棋牌和赛车都没进奥运,电竞凭啥能进奥运会?

的确,国际象棋还有围棋等棋牌项目虽说已经被确立为体育项目,但依旧没有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既然如此,这十几年才发展起来的电竞凭什么可以入奥?这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先来先得”的小市民心态。照这么说的话,乒乓球的历史都没有围棋的历史长,何以“后发而先至”得以入奥?

理由一:棋牌类体育不具备综合竞技考察能力,其主要考验的是脑力,对肢体反应没有考量,所以民间才会有“盲棋”的玩法出现。而电竞综合考察的竞技特征更明显。

理由二:棋牌类项目最大的团体规模不过是一桌四人,对于团队协作能力的考察远不如电竞严苛。

理由三:棋牌类项目在普及方面有很强的地域性。欧美玩国际象棋,亚洲尤其是东亚,则是围棋的天下。相对而言,电竞在这方面具有天然的无国界优势,和从未见过面的外国玩家在线上组队竞技,这已经不是稀奇事。

说完了棋牌,再来说说赛车。至于赛车没有入奥,原因之一在于赛车都是以车企和车队作为参赛单位,而奥运会的体制是国家参赛。其次就是技术门槛太高——日本、德国、美国参赛在技术和财力上没有问题,但很多小国家根本无力支持,各大洲连个出线赛都组织不起来,如此反而违背了奥运精神。

总结

有媒体表示,电竞吵着要进奥运会其实大可不必,奥运会没有那么重要,没有必要被神化,有没有奥运项目的名分,都不会影响电竞的热度和影响力,例如美式橄榄球也没有入奥,但这并不妨碍每年一度“超级碗”的火爆——这可是句大实话。不过我认为美式橄榄球未能入奥的根本原因就是地域性限制,因为全世界只有美国人在玩……当然了,这是后话。

但是,我在这里担心的不是电竞的未来,而是奥运会的未来。扪心自问,现在奥运会在全球的影响力怕是连足球的世界杯和美式橄榄球的“超级碗”都比不过,全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对奥运的关注度也是持续下降……那么,拿什么来拯救奥运会?

你去和奥委会主席巴赫说,现如今有一个竞技普及地域广泛,年轻人参与人数众多,每次直播都有上百万人观看,且不缺有钱赞助商的运动,居然还没有被纳入奥运会……我相信巴赫的第一反应一定是两眼放光。

其实亚运会遭遇的关注度下降问题更甚于奥运会,这也迫使亚运会更具前瞻性,将电竞纳入四年后的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据说一场亚运会电竞比赛当中,某网络直播间就涌入了40万人观看——这让亚运会其它比赛项目相形见拙。

其实,国际奥委会真正担心的,是自己在奥运竞技领域的主导地位。综上所述,电竞入奥并不会挑战国际奥委会对于奥运会的主控权。只要确信了这一点,或许电竞入奥的阻力就会小很多。再说了,国际奥委会准许阿迪达斯赞助奥运会甚至是运动员个人,甚至连碳酸饮料这么不健康的东西都能成为奥运会的品牌赞助商,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将罗技和英伟达这样的金主拒之门外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