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还很遥远,但“无缝驾乘”就在眼前

0

文/赵奕

我们离无人驾驶还有多远?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激进者鼓吹2020年就能看到无人驾驶车辆上路,悲观者断言自动驾驶是不可实现的伪命题。较为理性的声音来自各大投行和研究机构,普华永道、瑞银、毕马威等机构,预估无人驾驶汽车大规模量产时间都在2030年左右。

也就是说,我们想在马路上看到无人驾驶汽车,大概还需要至少10年。各大企业都在告诉你自动驾驶有多好,但是你想体验“放手去做”的时候,汽车立马就会响起报警声,告诉你“臣妾做不到”。其实对于无人驾驶,我们也不是爱的那么深沉,只是阶段性需要它而已,例如无聊到让人犯困的高速公路,例如麻烦到让人心累的地下车库,各大企业就不考虑先出个无人驾驶简化版么?

其实大陆集团推出的“无缝驾乘”解决方案,就是一套“无人驾驶简化版”。简单理解就是大陆集团对无人驾驶这个最终目标,做了个目标拆分,然后将不同的部分进行优先级评估,了解到底哪些场景下的无人驾驶是用户最需要的,把用户最需要的目标先实现掉,再一步一步实现总体目标。也就是说让用户在实现完全无人驾驶之前,先尝到甜头。我前不久参加了大陆集团2019技术体验日,并现场体验了这套“无缝驾乘”解决方案,大家来看一段我现场拍摄的Vlog。

据大陆集团底盘及安全事业群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霍斌先生介绍,大陆集团的“无缝驾乘”解决方案现阶段包含三部分,第一部分是高速公路自主巡航,车辆能够自主完成在高速公路上的驾驶要求,会根据交通状况和规则自动地调整车速;第二部分是自动代客泊车,当汽车到达停车场,驾驶员下车后启动手机端的程序,汽车将在停车场内自行搜寻停车位并完成泊车,第三部分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行程,当车辆在停车场内自行搜寻停车位时,驾乘者可以乘坐电动的自主驾驶车CUbE安全舒适地抵达最终的目的地。

事实上,实现无人驾驶或许算不上一个难题,难的是提供一套低成本、可快速部署、高稳定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大陆集团的“无缝驾乘”解决方案,虽然并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但通过高速特别路段的L3级自动驾驶,配合封闭路段的L4自动驾驶(代客泊车),和固定路线下的L4级以上的自动驾驶(CUbE自主驾驶车),为实现无人驾驶提供了低成本、可快速部署、高稳定性的无人驾驶解决方案,一旦国内政策法规允许,便能够快速落地。

当然,实现低成本、可快速部署、高稳定性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不光需要在结构上做简化,还需要其他层面的付出。“安全”与“舒适”是AutoLab对霍斌先生专访中,听到最多的两个词,为了“无缝驾乘”解决方案能够实现这两个词,大陆集团也做出了很多努力,以高速路段的自主巡航为例,大陆集团不光通过传感器和算法使车辆具备无人驾驶的能力,还通过高精地图,以及V2X通讯提升稳定性,通过冗余设计尽可能降低安全风险。

其次,大陆集团为了使其自动驾驶技术更加贴合中国市场,针对中国道路环境进行了标定和本土化开发,对此,大陆集团的自动驾驶负责人举了一个例子,中国有很多高速路,在距离收费站1公里左右的路段开始,会出现车道汇集,四车道变三车道,甚至是完全没有车道线了,大陆集团针对这一场景,做了定制化开发,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套“无缝驾乘”解决方案,展现了大陆集团对当下自动驾驶的思考,将驾乘者出行安全及舒适性放在首要位置思考,切实解决用户最真实的痛点。正如霍斌先生所言,自动驾驶的实现不可能是一蹴而就,希望大家能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但同时大陆集团也在努力,使得保障驾乘者出行安全及舒适性的前提下,最快速地让用户感受到自动驾驶带来的便利。

在谈及更高阶的L5级无人驾驶,霍斌先生直言,没有一家供应商或者主机厂可以完全解决所有自动驾驶领域的技术难题,这就意味着,无人驾驶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需要多方力量合作才能完成,大陆集团希望凭借在软硬件开发能力上的优势,不断调整自身的商业模式和开发模式,优势互补,与合作伙伴一同来实现最终目标。

大陆集团在调整自身商业模式和开发模式上最大的动作,便是为了适应汽车行业正在经历着的变革,对组织架构进行了拆分,将主营业务拆分为汽车技术子集团、橡胶技术子集团和动力总成技术子集团,减少了决策层级,反应更为敏捷,能够更快地响应市场或整车厂反馈的需求。

传统汽车供应商设计开发一个零部件,通常需要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的时间,但现在开发一套软件,或实现某个功能的解决方案,往往开发周期是以周来计算的。传统汽车供应商想要转型,成为一个兼顾软硬件开发的解决方案供应商,就不得不学习互联网公司的敏捷管理,而组织架构的调整,决策流程的瘦身,是实现敏捷管理的第一步。在大陆集团的例子上,我们看到了汽车软硬件敏捷开发的可能性。

Leave A Reply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