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即将死亡的汽车厂们

0

裸游者已经接连被拍死在了岸上。

文/吴鹏飞

2020 年对于汽车圈来说绝对是惨痛的一年。

车市回暖乏力、突如其来的全球疫情,两大客观因素作用下,一些传统车企和新造车久积的病根终于发作,开始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一号“死者”:众泰

6 月 23 日,众泰汽车官微发文称,网约车平台“众车出行”将在杭州正式启动,并将逐步进驻国内一二线城市。

造车是不行了,众泰正在谋求向出行领域突围,把打车业务当做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倒也是,今年前五个月,众泰只卖了三千五百台车,剩下这么大的库存,这些车不自己拿来搞出行怕是送人都没人要。

2019 年度财报显示,众泰 2019 净利润亏损 111.9 亿人民币,近日的股价更是跌到即将退市,贷款 30 亿却连工资都发不出来。

 

面对一片赤字的财报数据,会计师事务所表示“无法表示意见”、公司董事声明“无法保证真实、准确和完整性”。

亏损的企业那么多,众泰这样的堪称是“天秀”,恐怕连他们自个儿都算不清自己亏了多少钱吧!

对于业绩下滑(血崩),众泰汽车也有话要说:

一、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公司流动资金短缺等因素导致公司整车汽车销量大幅下降,未达预期。

二、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准备及其他资产减值准备。

总之就是甩锅大环境:车市不景气,我们之前承诺的业绩说大了。众泰闭口不提自己的产品问题。

 

说起众泰这个名字,最快出现在我脑海里的俩字就是:抄袭。在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皮尺部”便是出自众泰,众泰品牌凭借极度高仿保时捷 Mancn 的 SR9 车型可谓是一战成名。

我至今都忘不了 2017 年上海车展上,保时捷老总在众泰展台上那副“辣眼睛”的表情。

除了 SR9 这样“大尺度”之作,众泰的其他产品一向也都是东拼西凑。比如众泰 SUV 系列的 T700 一股捷豹路虎的味道,轿车系列的 Z700 又充满老款奥迪 A6 的错觉。

几年前,众泰乘着 SUV 大热的东风在三四线下沉市场吃个肚圆,但随着市场趋于理智,其他自主品牌早已跳脱出了“抄袭”的阶段,愈加重视自我研发,此时的众泰还在研究怎么“临摹”大牌,产品更新节奏更是原地踏步,迄今为止众泰连个国六车型都没有。

这样的企业不倒闭谁倒闭?

去年的时候,新势力圈曾经提出一个共识,最终活下来的新造车不会超过三家,果然…..

二号“死者”:博郡

2020 年第一个倒下的“大牌”新势力应该就是博郡了。去年上海车展,博郡在上海兴师动众地发布了 i-SP、 i-MP、 i-LP 三个纯电平台,还推出了 iV6、iV7 两款车,并放出豪言壮语要在这三个平台上孵出数十款车型。

时隔一年,博郡掌门人黄希鸣发布声明表示公司遭遇到了严重的经营困难,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的发展造成了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

他惋惜公司在融资节奏方面出现了重大失调,错过了很多融资机会。至于调整措施,他说为了全力保障员工、股东等相关方权益,博郡汽车现已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在当前阶段,利用已有的研发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

公告的核心意思就是:融资机会没把握住,现金不够公司运转了,造车这事儿基本凉了,手上这些研究成果看看有没有人接盘,博郡可以扮演供应商的角色。

但事情就是融资不顺那么简单?如果把博郡的故事写成一部故事会都可以。

据@autocarweekly 报道,出身福特的造车老炮黄希鸣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他任人唯亲,把外甥女安排在设计部任职,月薪 4 万之后又涨到 7 万;公司每个月会固定划拨专利租用费,部分专利持有者居然是黄的妻子;博郡试制车间超过1亿元的建设项目,是黄希鸣同学接手的;黄创办的思致公司千万年营收大都来自博郡;黄亲属任职的汽车管理咨询公司吃下了两三百万的单子;黄的妻儿都挂职博郡美国分公司。

黄希鸣专权独断,为了防止手下高管“吃回扣”,于是亲自“捞钱”,与供应商直接洽谈,“几乎所有和钱相关的事务,都有他决策。”@autocarweekly 在报道中引用博郡前员工的话如是说。

作为博郡的最高领袖,黄希鸣深刻贯彻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治司方针。

如此专权和任人唯亲,黄的手下自然会心生不满,加上暴躁地对待高管,黄在公司树敌很多,众叛亲离加上融资不顺,博郡走向“死亡”显得顺理成章了。

三号“死者”:江苏赛麟

近日,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被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对此江苏赛麟还没有发布任何的相关声明。

赛麟品牌本是源自美国,它是福特 Mustang 的御用改装商,曾几何时一路漂洋过海来到江苏如皋。当地政府对这个洋品牌莫名青睐,一边是所谓的“技术入股”,一边是痛快的给钱给地,江苏赛麟拔地而起。

 

江苏赛麟注册资本 100 亿,如皋政府占股 33.42%,剩下的都是技术入股,该项目还被列为江苏省「十三五规划」重大项目。

主导这一切的人名叫王晓麟,他是一位活在百度百科上的“传奇人物”。他通过资本运作把响当当的人物美国赛麟创始人史蒂夫·赛麟调教得俯首帖耳,这位美国传奇车手不遗余力地为江苏赛麟站台,王还花重金拿下了杰森·斯坦森和吴亦凡的到场代言。

为了打响知名度,江苏赛麟在 2019 年斥资 2 亿人民币在北京鸟巢开发布会,但发布的产品却令人咋舌,居然只是台微型的小电动车迈迈,坊间和媒体戏称“老年代步车”。

庞大的宣传攻势却没让江苏赛麟立起一个光鲜亮丽的形象,雪花般的负面和质疑向王晓麟袭来,愤慨的王晓麟也曾和媒体约战赛车,誓要证明自家的产品力。

但人们关注的重点并不是赛麟的产品如何,而是王晓麟的此次的“创业动机”。早在去年,王便被媒体扒得干干净净,王的种种创业经历堪称“劣迹斑斑”,江苏赛麟更像是他在国内捞钱的新招牌,其身旁的黄金搭档还有名声一直不太好的青年汽车庞青年。

4 月 27 日,江苏赛麟终于曝雷。

一位自称是赛麟法务人员乔宇东的微博用户@弘法行者 在网络上实名举报王晓麟在江苏赛麟项目中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

@弘法行者还表示,2019 年 10 月他就向有关部门举报了,江苏赛麟说他是“捏造事实进行陷害”,并以公司名义进行了书面警告,期间他和他一线抗疫医生的妻子均受到了威胁。出于自保,他愿意公开王晓麟违法的所有证据。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知道了,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已经被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

面对员工们的讨薪,王晓麟以疫情买票被退的理由迟迟不肯回国,把烂摊子丢给了毫无决策权的高管们,颇有些贾跃亭的做派。据员工透露,江苏赛麟欠了他们 2 月到 6 月社保,以及 5 月和 6 月两个月的薪水。

据自媒体@愉观车市报道,五月底六月初,王晓麟通过美国的物流公司公司一楼展厅的一辆价值约 3700 万元人民币的赛麟 S7 勒芒版豪华跑车运往了美国,极有可能是在紧急转移资产。

在江苏赛麟上海分公司被查封之前,一位赛麟工程部门的员工将我们领到了一辆伪装车的旁边。该员工表示,这辆车就是赛麟公司即将推出的首款SUV“迈客”——这也是继迈迈之后,赛麟旗下的第二款产品。这位赛麟员工证实,目前这辆车还处于验证阶段,并不具备量产能力。

 

如此看来,赛麟前法务乔宇东举报赛麟虚假技术出资套取国资并非无中生有——因为按照技术出资的相关规定,作价评估之前,这部车应该是处于随时可以量产的整备状态而不是开发状态。

 

王晓麟和乔宇东隔着太平洋打嘴仗有个屁用,当然是证据最重要。

 

此外这位赛麟员工对于王晓麟所说的由于疫情原因回国机票多次被取消,导致无法回国的说法并不认可——“(王晓麟)是在拿航空公司和疫情背锅。没法直飞,难道不能中转吗?那些小留学生不就是这么辗转回国的吗?难道王晓麟智商还不如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关于这台迈客,早在去年便吵得沸沸扬扬。据工信部的申报信息显示,这台 SUV 搭载了长城汽车提供的型号为 SMS20TC 2.0T 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功率 224 马力,动力数据与哈弗 F7 的 2.0T 机子完全一致。

而在此之前,江苏赛麟曾表示迈客会采用他们自主研发的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 406 马力,峰值扭矩为 450 牛米,两者再次产生了矛盾。

四号“死者”:拜腾

南京工厂关停、北京上海办公楼关停、员工欠薪、重要人物生产运营高级副总裁马督胜(Mark Duchesne)离职,拜腾最近也遇上了生死难关。

拜腾的窘境无非还是一个“钱”字。

2018 年 9 月,一汽夏利以 1 元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 100% 股权转让给拜腾母公司南京知行,但后者需要支付一汽华利应付职工薪酬5462 万元,以及一汽华利所欠的 8 亿元债务。

先是为了一纸生产资质,拜腾不得不背负了巨额债务。一再逾期之后,直至今天,拜腾还是没能跟一汽夏利结清债务。

眼看着新的还款日迫在眉睫,拜腾原本寄予厚望的 C 轮融资又迟迟没有到位。去年 5 月,拜腾宣布年中进行 5 亿美元规模的 C 轮融资,后来又拖到了 6 月底,一汽和南京政府会是主力参投方。

今年 1 月,拜腾宣布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宣布正式达成战略合作,丸红将参与拜腾的 C 轮融资,双方将在出行服务、能源解决方案及海外生产和销售等多个领域探讨进一步合作。

截止到目前,经历了一年漫长的资本拉扯,眼看着粮草将尽,拜腾还是没能完成 C 轮融资。一头是负债,一边是融资受阻,拜腾的现状是可以预见的。

从局外人的视角来看,今年这形势,融资确实比往年要难太多了。一方面经济下行,投资人捂紧了口袋;另一方面,拜腾的量产节奏太慢,定价三十万级别的 M-byte 如果拖到 2021 年交付,其参数上将优势全无。

拿一台将要“落伍”的产品去打日新月异的头部造车势力和特斯拉,投资人难免会对拜腾丧失信心。

量产节奏和融资就像是雪球效应,越没钱就越难量产,越晚量产就越丧失融资优势,对拜腾而言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不过相比楼上三位病入膏肓的“患者”,起码还算真心造车的拜腾不是不可以抢救一下。

5 月底有消息传出,宝能汽车正在对拜腾汽车展开投资尽调,尽调已进入中段流程。按照投资流程,尽调前签订投资意向书,尽调完成后确定投资,双方会再签订最终投资协议。

不过宝能方面否认了这则消息,拜腾方面则是表示不方便评论。不过以宝能收购观致、DS 种种“壮举”来看,这家地产商在汽车领域可谓野心勃勃,它确实有这个实力和动机接盘拜腾。如今这个时机也不失为宝能抄底拜腾的好时候。

距离量产只差钱的拜腾就像是一位落水者,但凡有一根稻草没准就能起死回生。

2020 年注定是坎坷的一年,它更是一块试金石,如今大潮已经渐渐褪去,裸游者接连被拍死在了岸上,或许这对于原本“乌烟瘴气”的造车圈来说是一件好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