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的价格,疯狂的消费者,Model Y会成为特斯拉的iPhone 4吗?

0

文/奥利奥

2021年的第三天,蔚来正式发布自己的官方二手车业务。而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李斌在发布会上还是提了一嘴:“Model Y现在的价格比(我的)预想还是高了一点。”

毫无疑问,在特斯拉Model Y以狂降16万元的价格发售之后,已经没有人能够坦然处之地面对现在的局面了。到底是这个行业的鲶鱼还是鲨鱼?消费者们、车企们都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态度等待着,这样的爆炸性价格到底会给整个汽车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根据1月1日发布的价格, 特斯拉Model Y的长续航版起售价是33.99万元,相比此前的48.8万元下调14.81万。而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则是36.99万元,相比之前的53.5万则下调了多达16.51万,该版本预计将在2021年三季度开始交付。

此外,特斯拉还将发售改款国产Model 3,升级版的Model 3(标准续航版)较老款新增电动尾门、热泵空调、双层隔音玻璃等配置,售价仍保持24.99万元;原售价为30.99万元的长续航版Model 3下架,高性能版Model 3售价从41.90万元下降至33.99万元。

价格发布后,人们终于见识到消费者的疯狂。正所谓“没有卖不出的货,只有卖不出的价格”。特斯拉官网直接服务器瘫痪,线下门店同样人头攒动——据传元旦当天特斯拉即获得10万订单,尽管事后特斯拉官方辟谣“数量不实”,但实体店完全挤不进去的场面总是实打实的。“10万是没有的,但春节的量已经都顶出去了。”

特斯拉,也是老“凡尔赛”了。

显然,在大家看来,特斯拉的这一次价格调整,似乎代表着对中国电动车企业的又一次挤压。毕竟,降价之后的Model Y和Model 3不仅代表着SEXY产品组在中国的齐聚,更是直接下探到了其他造车新势力的主打车型的价格区间,给国内车企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但如果把这单纯看作是对其他电动车企业的挤压,可能也是有点过于悲观了。根据乘联会的数据,2020年1-11月国内各类乘用车的总销量为1700.2万辆,其中新能源车总销量达到90.5万辆,占到乘用车销量总数的5.3%。换而言之,Model Y如果瞄来瞄去就只盯着新能源车这一年100万量的市场,那么格局也未免小了点。

按照一些造车新势力的理解,尽管特斯拉已经直接在价位上和自己形成了竞争,但在他们的认知里,特斯拉更像是他们这群后期之秀的领军人物——在特斯拉的带领下,他们正在疯狂抢占传统车企的份额——电动车成为主流在他们看来是早晚的事情,只是谁先走到那一步而已。

说的更直白一些,李斌、李想和何小鹏们要干的事情,应该是借着特斯拉搞起来电动车热潮,一起从今年前11个月燃油车里卖出去的那1600多万辆里继续猛挖墙脚。即便我们怀疑李斌所谓“特斯拉更像是战友”只是习惯性的“商业互吹”,即便也有不少人也认为特斯拉其实从未想把“电动车”整体的蛋糕做大,只是想做一个安静卖“自动驾驶”的美男子而已。

但选在2021年的元旦宣布如此大的降价幅度,特斯拉应该不是想送给消费者一份新年礼物。联想到去年年底品玩那篇引发轩然大波的《特斯拉中国乱象揭蛊第三季》,且不说他们在管理、工厂内部的一些问题,但是品控方面的问题一旦属实,都会对企业和品牌带来巨大的灾难,而在这一些列时间发酵的关键事情,特斯拉非常适时地“降价”不能不说是别有深意。

毕竟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最近一周多的时间里有两条微博被大家津津乐道,一条就是针对品玩爆料的“都是谣言,准备起诉”,而另一条自然就是元旦前信誓旦旦的“特斯拉未来降价空间不大”。

结果呢?2天后我们就看到了特斯拉又一次跳崖一般的降价。

从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得出两个推论:要么真的核心产品降价三分之一高管事先却不知情,由此可见特斯拉的内部管理真的极度混乱;要么就是特斯拉的高管满嘴跑火车,闷声大发财就算了还得出来睁眼说瞎话。

所以,大家在特斯拉降价这件事情上完全可以以路边社消息为准,最终Model 3将会进入到20万元以内的售价,而Model Y的售价应该也会进入到30万元以内。

如果这两款车真的进入到这个售价区间内,那么再度成为“收割机”也就毫无意外了。除去通过简化车身结构、国产化、电池优化等多方面的努力共同降低了成本以外,特斯拉有这样的底气进行进一步的降价,更多还是他们未来对于“软件盈利”的伟大设想。

相比于传统车企,特斯拉更像是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在本次Model Y的降价事件里,就有网友把特斯拉实体店的拥挤状况类比为“iPhone12只卖3000块”的疯狂。而特斯拉在经营思路上,某种程度上也在朝着苹果的商业模式进发。毕竟,马斯克已经在积极推动FSD从一次性收费模式转变为订阅模式。

根据科技媒体Electrek的报道,特斯拉正在计划推出FSD的订阅服务,价格约为每月100美元。一旦完成这种软件购买模式的切换,那么每辆激活FSD的特斯拉每个月都可以成为公司持续的现金流来源。

可以说,一旦成真,特斯拉就真正把自己从车企的阵营中划了出去——毕竟,能够形成这样的盈利方式,也需要有着强大的软件和硬件的统一能力,并且有强大、实时更新的OTA配合,真正形成一套持续升级的汽车系统——对消费者来说,“换新车”正在从以前的纯硬件概念,逐渐转变成为软件和硬件的共同体验——还记得去年我们涌上iOS14时候的那种新奇感吗?挺好的,但起码我暂时还不用每个月都为iOS14额外付费……

话题回到特斯拉这一次的降价上,对于消费者而言,这次降价直接撩拨高潮的行为在实际销售中带来的结果我们已经见识到了。除了10万订单换来的销量保证以外,“韭菜”论调依旧是无法逾越的部分。毕竟高性能版Model 3最初时候的售价高达69.8万元,而现在不到34万的价格又和Model X一样“腰斩”。

尽管大家在购车时默认纯电车保值率有限,尽管传统车企在清库存或是促销阶段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降价优惠策略,但这种官方直接参与的任性价格调整,仍然是众多车主所无法接受的。

如果“等等党”总是在占便宜,那又有多少人会心甘情愿成为先吃螃蟹的人呢?即便早期买下Model X的人可能真的不差钱,但在这样的大趋势下,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下一茬呢?

我们有时候甚至很好奇,这些用真金白银补贴着特斯拉进行着产品和软件研发的大佬们,直接买特斯拉的股票不好吗?(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是先买了特斯拉的股票,然后用股票里赚来的钱买了一辆特斯拉——真“股东权益”)

只是,单纯凭借Model Y引入的10万订单是否就能够带领电动车行业继续高速蚕食燃油车的市场(尤其是在未来补贴政策放缓的情况下),仍然需要国内市场的进一步检验。毕竟,在对绿牌需求没有那么高的非一线城市里,电动车的销售情况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特斯拉一贯被大家认为是直指BBA的定位。有消息称BBA三家的今年年度销售量会在70万左右,尽管特斯拉取得了令人鼓舞的2020年,但他们面前的道路仍然漫长且充满挑战。

更加残酷的是,当众多传统车企认真开启了自己电气化之路的时候,特斯拉能否以一己之力颠覆整个汽车行业,更是一个现实而充满争议性的话题,尤其是当你们认定特斯拉就应该成为这个行业的苹果的时候。

别忘了,iPhone真正跨上神坛让其他手机制造商望尘莫及,就是它传奇性的第四款产品——iPhone 4。在那个iPhone 4硬件逐渐成熟,以及iOS体系和App Store生态日渐完整的2010年,苹果才真正为世界重新定义了手机(强如乔布斯,也不能说定义就定义,毕竟iPhone初代距离出色差得很远)。

生态、产品、价格、产能以及品控,想要颠覆一个行业,这些素质一个都不能少。而在这些维度上,特斯拉真的无懈可击,只等Model Y的最后一击了吗?

所以,2021年,特斯拉的第四款产品(至少也是在中国发售的第四款产品)Model Y会成为特斯拉的那个iPhone 4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