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亚洲依赖,拜登做起了“芯片梦”,然而实现起来却很难

0

文/宋双辉

全球芯片短缺危机引起了白宫的重视,越来越多美国车企的正常生产受阻,临时停产造成的影响不亚于真正的裁员。

于是4月12日这天,拜登找来了19家车企老总和各部门官员,开了一场线上会,讨论芯片供应链问题,包括底特律车企三巨头的CEO、英特尔、三星、台积电、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高管都出席了。

此前宣布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的时候,拜登就表示其中会拿出500亿美元投资到半导体制造与研发上,这次开会的时候拜登说,两党都支持他的想法,要通过立法形式为半导体产业提供资金支持。

 

英特尔也非常捧场,现场宣布为了帮助美国车企应对芯片短缺,他们未来六到九个月会在美国的工厂为车企生产芯片。一个月之前英特尔还宣布会在欧洲与美国建厂,对抗台积电和三星为主的亚洲芯片企业的主导地位。

不论是英特尔的捧场,还是拜登的宣言,都在传达一个信息——美国希望通过提高国内半导体制造的产能,减少对亚洲的依赖,再次主导芯片产业。

目前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确实主要依赖亚洲,像高通这样的企业主要专注于半导体尖端技术的研发设计,至于生产环节则交给台积电这样的代工企业。即便像瑞萨电子这样有自己工厂的芯片企业,也有三成的制造业务是委托给中国台湾企业代工的。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给出的数据,1990年美国还占据全球半导体制造能力37%的份额,到2020年这个比例已经降到了12%,其他80%都是亚洲贡献的,其中中国大陆占比15%,中国台湾和韩国占比43%。

半导体生产集中在亚洲的好处之一,就是提高了供应链效率。

 

以韩国现代汽车最新的一款纯电动车IONIQ 5为例,它身上一个小小的图像传感器芯片,是由美国公司安森美半导体设计的,而后由意大利的一家工厂开始进行生产,将复杂的电路刻到原始硅晶片上。

然后将硅晶片运到中国台湾进行包装和测试,再送到新加坡进行存储,然后送到中国大陆组装进摄像头内,最后送到韩国,交给现代汽车的零部件供应商。

只是一个小小的图像传感器芯片,从设计到组装就要经历如此曲折的过程,其中大部分步骤都涉及到亚洲国家和地区,所以通过代工的方式交给亚洲企业,能够为芯片公司省去不少麻烦。

当然,这种高度集中也会有风险,包括自然灾害风险和地缘政治风险等等。这也是为什么拜登喊出口号,希望让芯片制造也回到美国。

但是梦想虽美,实现起来难度却非常大,因为这不是简单的建几座工厂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整个供应链的重塑,最后的结合很可能得不偿失。

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算了一笔账,如果要建立自给自足的半导体供应链,美国前期投资高达3500至4200亿美元,可不是区区500亿美元就能搞定的。这些成本如果转嫁到芯片上,就意味着35%-65%的价格上涨。

而且,眼下芯片紧缺的时候,扩充产能看上去很有必要,一旦几年后芯片供应恢复正常了,这些投入又会变成过剩的产能,到时候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比芯片短缺还要大。

 

所以,拜登的芯片美梦,会不会到头来只是黄粱一梦,还未可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