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货车惹不起第二季:山西大货车最破,河北大货车最多

0

《大货车惹不起》,是AutoLab策划的一个专题。哪个省的大货车司机开车最野?哪个省的大货车司机最辛苦?哪个省的大货车车况最差?哪个省路上的大货车密度最高……所有的这些问题,你都能找到答案。

都说“大货车惹不起”,了解这些Autolab的独家解析之后,某种程度上你就能判断长途出行沿途的大货车风险级别。例如,在路上遇到牌照挂“晋”字的载重大货车的时候,务必要长个心眼,尽量不要让其紧跟在自己车后——大货车惹不起第一季的时候,我们也说过在海南岛上不要让大货车紧跟在自己后面,那是因为海南大货车是车速太快,可能刹不住;而山西大货车则是因为车况太差,也有可能刹不住。

数据统计了2005年注册的15年车龄大货车,在2020年全年,山西籍15年车龄的大货车跑修理厂的次数最多,平均达到44次。大货车进入某修理厂周边100米范围之内,并且白天停留时间超过4小时,系统就判定为处于维修状态。毕竟大货车司机不会像私家车车主那样愿意让车子停在修理厂停放很长时间,每停一天,就意味着损失一天的钱。

其实想想就能明白,山西大货车是干啥的?基本上都是拉煤拉矿的干活,具有载重大距离长的明显特征。

而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河南河北大货车,其车况相对山西大货车也好不到哪里去,五十步笑百步而已。相对而言,天津、重庆、湖南和内蒙古的车况保持得最好,这一点让人想不通,毕竟内蒙古也是矿产大省,而且地域辽阔,大货车的“工作条件”其实也不算好。

尽管在山西境内可以看到很多拉煤的大货车,但要论大货车最多的省份,山西的排名就不怎么样了。在2020年国内大货车主要活动省市排行榜上,共有955192辆样本大货车进出河北省,看样子京津冀一体化以及雄安新区的发展对于河北经济的贡献不小。排名前三的省份恰巧位于上海和北京之间的东部沿海,说明中国经济在珠三角和长三角之后,轮到“黄(河)三角”发威了。

而山西省的数据是428734,比平均值略高一点,排名第7。

至于排名最末的吉林,只有15994辆统计样本在去年进入,东北经济疲软,由此可见一斑。毕竟上海这么小的一块地,在整个2020年都有212991辆样本车辆进出。不过广西排名倒数第二这一点是让人想不到的,这个排名和广西2020全国GDP排名貌似有些对不上号。

不过在2020年国内大货车往返频率最高的城市排行榜上,河北城市最高只排到第5名(廊坊),这说明河北境内大货车虽然最多,但大多都是过境车。排名第一的城市绝对在意料之中——不是北上广,而是浙江金华。整个2020年,共有69606辆样本大货车往返于金华。为什么是金华呢?其实原因一说就破——金华下面还有个义乌啊!哪怕是疫情重创2020年全球经济,浙江义乌小商品城在全球的江湖地位依旧稳固。

排名第二的长沙,绝对坐稳了华中物流集散中心的位置。深圳排名第三不算奇怪,但是河南南阳能排第四,有点出乎意料了。后来查了一下,南阳市政府这几年出台不少政策在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业,有意将南阳打造成物流中心,如今算是初见成效了——说实话,这条路比庞青年的“水氢汽车”闹剧要靠谱得多。

排名后面5位的城市,山东独占其三(烟台、淄博、德州),如此看来,山东省经济发展有明显的区域不平衡,这不是空穴来风。

至于2020年国内大货车往返里程最长的城市,排名第一的是深圳——所有往返于深圳的样本大货车,刷出了2140万公里的里程,遥遥领先。有人说,这是深圳毗邻香港的缘故,但是实际上,深圳早在2013年的时候,港口吞吐量就已经超过香港。在如今的“粤港澳大湾区组合港项目”中,起主导作用的也是深圳而不是香港。别的不说,单就2020年的GDP重量,深圳就压香港一头。

不过若论港口吞吐量,上海当然是中国第一,不过为啥榜单上看不到上海?原因很简单,上海还有条长江,很多货物都是走长江水运进入内地,对大货车的倚赖不如深圳。仅此而已。

最后,河南南阳在这个榜单上排名倒数第四——别忘了,在2020年国内大货车往返频率最高的城市排行榜中,南阳可是正数第四。这种情况就说明,南阳的物流以短途为主,要想成为全国物流中心城市,政策上还得加把劲。

写在最后:

本文部分数据来源于上海评驾科技的分析报告。评驾是围绕汽车与保险行业提供全生命周期智能数据及平台服务的创新企业,通过大数据帮助保险公司对投保车辆或公司进行整体风险评估,控制承保风险以及理赔反欺诈。评驾集合了700万重载货车、80万两客一危的车联网数据,每月更新,加上经过超6万亿公里检验的数据模型配合位置、天气、道路多重数据维度,大幅增加评估可靠性。同时由评驾开发的符合信息化监管要求的车险交易管理平台已在多家车企、近百家经销商集团及5000余家中介机构渠道部署完成。

 

Comments are closed.